飞鸟向左

身体里的铁,只够打一枚钢钉,就把我漂泊一世的灵魂,钉在爱人的心上

嗯,看了这么久,有糖有刀。

刚刚还说要入坑cp了,可是看到的一篇文章里面有撒贝宁的一段话。大概就是说,这世间的感情多的很,你们以为除了友情就是爱情,可是还有一种就是俞伯牙和钟子期的知音之情,这种感情超越了一切。

确实,我觉得说的很对很对。不管是什么样子的,我们粉上他俩这一对CP不就是因为他俩太好太好了,都是走自己的追求的人,都是有自己理想的人,都是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我们自己所没有的东西才去喜欢的人啊。

所以呢,还是理智些啦~管外界的纷纷扰扰,因为他俩值得,所以才会喜欢❤️

不是么?

我心里有一个给你们的家——再致乌托邦

好感动~永远爱着巍澜,也永远爱着两位哥哥~是他们带给了我们这场仲夏夜之梦,好的很好的很啊❤️


空山的彦:

前天晚上写了一半,想着算了吧,刚才看到沙沙的评,觉得还是很想把这段话说出来……@朱火机 


 


火机太太笔下,用情感和生命去创造了沈巍和赵云澜的,说的是他们,也是说我们。




原著里他们从纸间诞生,甜甜用那几十万文字,架起了他们的灵魂与风骨,撷来一片山海,做他们的故事。合上书时,我想,他们就在这白纸黑字的世界里二生三,三生万物,这数百页之外,我无缘再看到他们往后的故事。


然后,演员搭起两个次元的桥梁,用血肉之躯和自己的情感,赋予他们神韵丰满。剧结束时,我想,他们总要踏进下一段人生,这四十集之外,我无缘再看巍澜的故事借他们而延续。


 


然后,是我们用自己的念想,为他们与他们,构建了一个乌托邦。


 


我们执笔写文挥毫作画,或看或评,流连赞叹。我见这一缕缕想念的丝线编织成金色乌托邦,一头连着他们的平行世界,一头连着镇魂女孩的心头血。


那里他们生离死别也有白头到老,有一蔬一饭也有宇宙洪荒,那里说尽了我们从太古到永劫的幻梦,他们如有实质,一直陪伴着我们,像不死的爱人。


 


七月爱得最炽烈时,我为他们心疼不已,那时已知道,终究留不住,人生初见最璀璨的烟火。


八月我飞在不同的芥子世界里,张大眼睛看,他们带着我们的祝福,是不是会走着花路。


九月我执笔为那些梦的火焰续命,不辞心头血,换得故人在。


十月我仍走在丑陋的钢筋水泥路上,地上的现实太重,空中的梦想太重,中间我的心,终于在十一月的寒冬破裂。


风把这些齑粉吹走。总归要醒来。


我见乌托邦中人带着我们谱写的丰盛的生生世世,在某个看不见的次元洒下祝福。那是我们曾给他们的爱意。


 


现实中的他们与我们,也已经走远。


 


谁也没有把自己骗进角色里,不需要。是我们,总归无法停留在原地。


我愿你自由。带他走吧,带他走,我会遇见我自己,和比梦里更真实一点的你。


谁也不需要承载这些期盼。


我没有一个永恒的夏天,我没有。


也不必恐吓我,用残酷的命运,和北方强大的孤寂。


想着我,哪怕一直想我到初雪落满大地。


 


我没有一个永恒的夏天,我没有。


但你看,这里有水有土,有林木和田野,有所有的祝愿。


我心里,永远有一个给你们的家。




FIN.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不必恐吓我,用残酷的命运,


和北方强大的孤寂。


…………


我今天要送给你的


是世界上从未有过的一份厚礼:


那是我水中的倒影


它映在黄昏不眠的溪水里,


那是我的目光,仿佛陨落的星辰


无法返回到天宇。


那是我说话的回声,有气无力,


而当初它是多么清新,充满了盛夏的气息——


为了让你不是浑身战栗地听到


莫斯科郊外鸦群的流言蜚语,


为了让十月的潮湿


变得比五月的爱抚还要甜蜜……


我的天使,想着我吧,


哪怕一直想我到初雪落满大地。


 


——阿赫玛托娃

心累。
以后上课要讲论文!!
好不喜欢众目睽睽之下的那种感觉啊啊啊啊啊~~
心累。